相关文章

南京一洗沙场废水直排长江 航道工程局:疏于监管

  央广网北京9月7日消息(江苏台记者林距力)据中国之声《新闻晚高峰》报道,昨天(6日)中国之声报道了长江南京浦口桥林段的一处码头有一处洗沙场,洗沙过程中产生的大量泥浆污水直接排入长江的新闻。那么,洗沙场为何会存在,权属单位长江南京航道工程局对于污水直排现象又作何表态呢?

  昨天,根据知情人指引,记者在长江南京浦口桥林段江堤旁边找到了这处沙场。沙场内部,黄沙堆积成山,不少大型车辆正在装载运输,空气中不时有大量灰尘扬起。在江边处有一处管道,管道中不时有泛黄的污水流出,直接排入长江。浦口区环保局工作人员表示,9月2日接到市民举报之后,他们就已经介入调查。目前查明,管道中排出的并非雨水,而是洗沙水。

  南京浦口区环保局副局长张飞飞介绍,“如果是冲洗沙子的水,颜色是红色,沙子本身是这样,而同时雨水必须要有雨。目前水的颜色,与雨水比较浑浊了,从目前看出,冲洗沙子设备拆除了,这些水应该是管道内部沉积的水源。”

  经检查,该处场地属于长江南京航道工程局,面积700亩,码头内有三家公司从事砂石敲碎、储存、运输等业务,八月份开始有砂石清洗的业务。作为维护长江航道的单位长江南京航道工程局,为何会把场地出租给洗沙场?对于明显的排污行为,航道工程局又是否知情呢?带着这些疑问,记者找到了长江南京航道工程局。

  副局长刘苏庆表示,这处码头的确属于长江南京航道工程局,当时是出租给三家公司用做石料的堆场。江北新区正在建设,对基本石料的需求量比较大,运营商就找到船舶基地,基地正好空置,就把空地租给他们作为堆场转运的。现在租给茂航、伟淮、宜枝航三家公司。

  负责人表示,对于洗沙场污水直排长江的问题,长江南京航道工程局相关部门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目前整个沙场的经营已经被全面叫停,相关责任人也将被问责。长江南京航道工程局副局长刘苏庆说,“他们没有洗沙的手续,要严厉禁止这种违法行为。第一拆除所有装备,全面停工整改,下一步所有的运营商手续、所有的程序是否合规进行梳理整顿。对我们工作人员进行严厉批评,对相关人还要进行处理,的确是疏于监管。”

  负责人表示,下一步他们会全力配合环保部门的调查处理,在整改到位之前,沙场全部停用,也欢迎市民监督。

8月底,中国海军远航访问编队在印度洋西部某海域航渡期间,展开多个课目海上实弹演练。8月24日开始,中国海军远航访问编队在印度洋西部海域,展开了一场全方位、全要素、全武器系统的实战化攻防演练,全面检验了舰艇编队在远洋陌生海域的作战能力。

并于2017年10月8日起正式施行。但一些互联网用户公众账号信息服务提供者落实管理主体责任缺失,部分用户公众账号使用者传播低俗色情、暴力恐怖、虚假谣言、营销诈骗、侵权盗版等信息,违反相关法律法规,违背社会公序良俗,社会反映强烈。

在成都向西的天台山,高叔先跋涉上万公里追随萤火虫,在与各方力量齐心建设的萤火虫家园里,10年时间萤火虫增长约10倍,成为目前国内最大的生态萤火虫观赏景区。2015年,高叔先首次发现从三月下旬到十二月中旬,天台山每天都有萤火虫成虫的身影,“在这期间几乎每天...

汇丰昨天启用人脸识别技术  汇丰银行(中国)有限公司昨天宣布,已成功推出手机银行人脸识别功能,汇丰客户使用小额移动支付业务将更加安全和便捷。

目前,我国已建立了世界上管理机构最系统、资助类型最全面、资助人数最多、资助功能多样化的庞大学生资助体系。普通高中教育实行国家助学金,为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建档立卡,免除学杂费,同时,形成地方政府以资助为主,学校实施资助和社会参与资助的新格局。

:今年53岁的孙玉金是生在洪湖、长在洪湖上的渔民。在4万多公顷的洪湖里养殖、捕劳、售卖鱼儿,多年来曾是孙玉金和他的家人生活的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