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文章

南京专家呼吁控制亮化工程

南京城的夜晚流光溢彩。在霓虹、光纤、LED等各种现代化照明灯具的衬托下,城市建筑、风光带、市民广场和自然景物散发出多姿多采的时尚魅力。

南京的亮化水准在国内城市中名列前茅,近年来,亮化为南京城的夜晚增色的同时,也出现了“为亮化而亮化”、“光污染”、“时尚但缺乏特色”等不和谐、不完美之处。“如何亮化才最适合南京”,已成为南京有关部门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同时,邀请南京狮子桥灯光隧道的设计者王心泽和一位亮化专家为南京城“夜色”把脉。

亮化不仅仅是“亮起来”

在欣赏这些重点亮化之余,记者跑了南京十多条主要干道,发现相当一部分高楼大厦的亮化仅仅是“亮了起来”,几乎没有“美感”可言。

把脉:亮化专家告诉记者,商业亮化刺激消费、休闲亮化放松心情,它们都应当是一种“艺术”,需要专门的“设计”。而南京相当一部分地区缺乏“亮化设计”,只是单纯地“装了几百盏灯”、“亮了起来”。还有的单位甚至为了某些“面子工程”,一味地“越亮越好”。结果不仅毫无“美感”,还浪费资源,又造成了光污染。

王心泽认为,这主要是因为目前“亮化设计”观念普遍缺乏。除了重点亮化项目,一般都是找来“施工队”,“把灯装上就完了”。王心泽告诉记者,让毫无艺术设计概念的“施工队”来实施城市亮化,肯定会踏进“亮化就是亮起来”的误区。

王心泽打了个比方:在中国,人家给你介绍了一个“搞霓虹灯”的朋友,你第一反应肯定是,“他是工人”。在欧洲,“搞霓虹灯”肯定是一名专业人士,既是艺术家也是工程师,“懂得如何运用灯光的特点,达到最好的艺术表现力,同时也要懂电路怎么走”。

商业区和居民区亮化应“区别”

见闻:当人们劳累了一天想睡觉,关掉灯、拉上窗帘,却依然有闪烁的霓虹灯不停地从窗外透进来。你的感觉会如何?在新街口和湖南路进行采访时,附近居民向记者抱怨说,“这一带商店、商场的夜晚灯光太亮,影响我们休息”。

提防“时尚”亮化变成“恶俗”

见闻:记者在山西路市民广场逛了一圈,这里草丛中的竖灯、花岗岩台阶上的梯灯,曾经营造了多少浪漫、静谧的气氛,令人回味不已。可是,现在几乎个个市民广场、风光带或小公园都是这样,照搬模式、不论是否跟周围的景色相协调。记忆中的“时尚”成了现实中的“恶俗”。

把脉:王心泽似乎很怀念他当初设计灯光隧道的时候,那几年,南京的亮化刚刚起步。“南京一开始的起点就非常高,灯光隧道、水幕电影都是国内顶尖的水平”。南京市在短短几年之内,造就了北极阁风光带、外秦淮河等一批亮化经典。

“正是南京对顶尖亮化的极度追求和快速展开,而真正适合的亮化设计又跟不上去,才导致了‘抄袭’风气”。王心泽举例说,狮子桥的火炬灯面世数个月,某些大饭店的门口就拉起了火炬灯,至今不衰。还有一个例子,灯光隧道启用不到半年,“变色”的设计理念就遍布南京各个角落,一些高楼大厦争相模仿。

南京亮化应彰显本地文化特色

见闻:夜晚降临,记者与阅江楼零距离接触。华灯璀璨之中,不由得被它古典的气质征服。工作人员介绍说,阅江楼的亮化颇有讲究,“明暗相间、虚实结合”,3个明层、4个亮层交替,主楼、辅楼和回廊等连片仿古建筑群由灯光勾勒映衬,整座阅江楼仿佛浮在空中一般。

南京既是六朝古都,也是一个现代化大都市。在夜晚灯光亮化也根据建筑景物的不同底蕴和功能设计出不同的风格和气质。朝天宫、天妃宫等建筑以明清风格为主,灯光亮化突出其古色古香的氛围;地铁站、火车站等功能性建筑,亮化体现出站点的引导功能。外秦淮河风光带25里长的亮化,主题为“夜泊秦淮”。市民在河边、桥上都能欣赏到醉人的夜景。

把脉:王心泽感慨地告诉记者,每个城市都有不同的“城市表情”,南京除了有深厚的历史底蕴外,南京的高等学府林立,学术氛围浓厚。所谓南京亮化的“主色调”,不是单纯地指绿色、蓝色或是其他一种什么颜色,而是在设计上的一种“组合”,应当突出理性、庄严、优雅、古典等特色。